回不去的缅甸,待不了的泰国

原创 皇家利华  2018-11-16 18:37 

       近段时间以来,泰国警方多部门联合行动,全面清查在泰外国人的合法性问题,截至目前,已有成千上万缅甸劳工被抓。清查行动中,泰国有泰国的理由,然而,作为普通的缅甸劳工,又经历了哪些呢?今天,我们就跟着小草MM一起,了解在泰缅甸劳工的真实境遇。

 

有工作的地方没有家,有家的地方却没有工作,他乡容纳不下灵魂,故乡安置不了肉身。一个叫家的地方找不到养家糊口的路,找到了养家糊口的地方却安不了家,从此便有了漂泊,有了远方,有了乡愁,有了无穷无尽的牵挂,这是每个在外国打工的缅甸人的心声。今天小草MM要讲讲我和燕子在曼谷那些事。

互联网兴起,通过屏幕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我和燕子相识大概是在2008年吧,因为那个时候小草MM刚学会上网,至今我还记得我的第一个缅甸网友。那时候还不太会使用QQ,那时候流行刷百度空间、百度论坛。在一次无意中刷到一个来自缅甸掸邦东枝(怪怪)的姑娘,激动的抱着新华词典一个拼音一个字地在她空间留言:“我也是来自缅甸”。(为什么是一个字一个字拼音呢,因为我们小时候没有学过拼音,我们的汉字都是一个字一个学来的)她很快给我回复。

于是,我们在屏幕上建立了属于缅甸华人的友谊。是她教会了我如何使用互联网,如何使用QQ这个社交软件。后来她又拉我进了一个缅甸华人群,用一分钟一个字的时速跟他们群聊,群里就认识了燕子,其实他的网名叫(孤雁南飞)。我总觉得太凄凉,给他起名燕子。因为燕子是有家的,孤雁是孤独的。

燕子是一个开朗又富有才华的一个人。当然,他的才华可能跟他在曼谷某家中文报社做编辑有关。虽然我们工作不同,经历不同,但我们却有很多共同话题。因为我们都属于在曼谷飘零的人,在面对很多挫折和痛苦时,可能缅甸的家人或者泰国的朋友并不理解,但是我们一群来自缅甸的流浪人却能透过屏幕上的一句话而感同身受。

其实要感谢互联网,2009年的时候,我认识了一群在仰光的华人朋友们,那时候我们有着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话题,每天工作都带着愉悦的心情。

从缅北到泰国,山路弯弯,有时还会遇到土匪抢劫

可能有很多人会觉得到异国他乡打工很正常,没什么可值得大惊小怪的。我想,我们走过的路是很难用“正常”两个字来形容的。

还记得2000年的时候,我和表姐从腊戌出发到泰缅边境,泰国境地一个叫大谷地的小镇。坐车是整整四天三夜,有时候5天4夜,夜里有时候司机实在太累会在某段路有落脚的地方休息几个小时。

作为80后的我们,从缅北前往泰国打工的人们应该不会忘记(大伟)家,从腊戌到东枝,东枝再到不知名的小镇,有时候一天的路程没有看见一户人家,有时候一天都在山里转悠。

当然,运气不好的话可能会遇见土匪抢劫,不过一般土匪都是抢劫回来的车。因为土匪也知道,在那个没有任何金融机构的年代,工人都是带现金或者是将工资换成黄金带回老家。

小草MM的朋友就曾经遇到过,还好她把现金放在鞋子里面,土匪只是抢了她戴着的金项链,还有其他的首饰。据说是缝在衣服里,土匪没有搜包,逃过一劫。不然,她在曼谷省吃俭用,刷了5年马桶换来的心血将一文不剩。

“美貌”姑娘半路可能遭遇的可怕经历

你以为这样就算是危险了吗?不不不。。。。对于我们女孩来说,抢劫不是最危险的,因为土匪只劫财不劫色。最危险的是从缅甸边境前往曼谷的路上,如果你姿色不错,言行透露着那么些轻浮,打扮又那么花枝招展的,那么你可能会被同行的男人或者带路的(人蛇)看上。那你这一路就等着各种,你从来没有想象过的经历了。

小草MM第一次去的时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一路上没有任何防范,不过倒也算好人有好报,一路平安到曼谷。不过在我们后面一批的小姑娘就没那么幸运了,据说被人蛇头目和同行的男孩每晚“关照”,通常只需一天一夜就能到曼谷,她们走了4天3夜。小姑娘在还没有找到工作之前先做人流,小MM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深刻领悟到女孩出门一定要有安全意识,着装尽量保守,尽量保持慎言,举止一定不要轻浮。因为比起所谓的魅力,生命安全更重要。

偷渡到曼谷打工,最怕的是泰国警察

真正的苦并不在路上,因为路上的苦你知道终究是会结束的,真正的苦在你到曼谷后的茫然。像我们这种偷渡过去的工人,工作只能找比较隐蔽的工厂,餐厅的洗碗工、或者家庭工人。家庭工往往是女孩们选择最多的,因为工作比较隐蔽,警察不可能到老板家里搜查,而你每个月都是拿纯工资的,没有任何花费。

小草MM是比较幸运的,有姑姑和堂姐在曼谷,在还没有出门的时候,姑姑就帮工作都找好了,到一个中国公司的项目现场做后勤工。还记得那时候刚满16岁,初中刚毕业,一脸的稚像。在跟人事经理面试的时候,他满脸的怀疑用了童工,姑姑一口笃定我已经22岁了,只是刚从乡下来,长得天真些。O(∩_∩)O哈哈~

至今想起来也是好玩啊,姑姑还说:“缅甸身份证没办法带进来,不然我给你瞧她的身份证。”人事经理带着满脸的怀疑同意我先试试。由于是跟姑姑共同工作的,在工作上其实还算适应良好。

 

从2000年开始,腊戌也有一些地下钱庄在开始工作。还记得那时候,缅币还是很值钱的,一万两千泰铢兑换10万缅币,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呢?因为当时我的工资一个月6千泰铢,刚好工作了2个月就给家里寄钱。

那时候打一次电话能花掉2000多泰铢,从曼谷打回缅甸电话费真心贵啊。重点是你要重播一个多小时才能打得通,还必须在上午打通,有电话那家又跑去我们村车站叫人来接电话,我们又要告诉村里跑车的司机,我是哪个哪个,明天麻烦我家谁谁来接电话,然后通知小伙伴们,明天我妈要来接电话了,有没有要讲给家人的,然后第二天你跟你老妈讲了半个小时的电话都是在讲别人托付的话。

当然也有时候30分钟都在哭一句话没有讲的,记得有一个朋友跟他妈妈讲了35分钟,就讲了一句“妈”,然后母女两个就抱着电话哭,本来是她妈妈打来让她打回去的,不曾想,只听见她姑娘叫了声妈,就哭开了。。。最后她妈妈付了25万的电话费。。。O(∩_∩)O哈哈~

她妈妈在后来的好多年里,别人都拿这事开她玩笑,我们经常说那个朋友:“你那句妈可是老值钱了!”O(∩_∩)O哈哈~后来她妈妈都是让她爸爸来接电话,说她接要哭掉好多钱呢。

 

本文地址:http://www.kokangonline.com/356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果敢在线的公众号,微信号:kokangnwes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皇家利华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